<form id="nzndf"></form>
      <em id="nzndf"></em>
      <address id="nzndf"></address>

      <form id="nzndf"><form id="nzndf"><th id="nzndf"></th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nzndf"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nzndf"><form id="nzndf"><th id="nzndf"></th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nzndf"></form>

            服務熱線: 0311-85866015 / 85866016
            首頁 關于我們 新聞動態 業務發展 市場分布 供應商名錄 人才招聘 聯系我們
            新聞動態
            董事長張雪亮被世界洪門歷史文化協會
            中勘石油與綠地集團戰略合作簽署儀式
            中勘石油董事長張雪亮一行到遼寧省聚
            董事長張雪亮一行到綠地集團進行合作
            中勘石油公司運營中心一行到山東水發
            中勘石油與廈門京融融資租賃有限公司
            中勘石油能源驛站全國籌備組今日成立
            聯系我們
            地址:河北省石家莊市聯盟路707號中化大廈16層
            電話: 0311-85866015 / 85866016
            郵箱:zhongkanyouqi@163.com
            網址:www.bbcpod.com
            專家:機動車限行不治本 尾氣對霧霾有多大貢獻?

            20151214 07:23
            來源:央視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北京霧霾

            霧霾紅色預警

            車主艱難出

            12718時,北京市空氣重污染應急指揮部,發布空氣重污染預警等級由橙色提升為紅色預警,這也是北京市首次啟動空氣重污染紅色預警。

            對于生活在北京這座城市的人來說,霧霾的天氣早已不陌生,但進入紅色預警之下的緊急應急模式還是首次。

            周一傍晚6點多,堵在晚高峰返家車流中的人們,聽到了北京應急辦發布的信息,空氣污染預警等級從橙色升級為最高等級紅色。

            星期一下午發的通知,星期二馬上就要執行,我個人的觀點是,這種通知要達到24個小時以上才能作為有效溝通。而這樣倉促的單雙號限行通知確實給他的生活帶來了諸多不便。

            由于此次重污染紅色預警時間超過60個小時,北京臨時啟動的機動車單雙號限行,疊加以往每周一天的限行制度,尾號6被譽為本周最幸運數字。

            而尾號39的車主則都遭遇三天限行。謝寧嘉的車位號就是3,他在一個星期被限行三天。這讓他覺得:北京的公共交通其實還不是特別發達,特別是對五環以外的一些地方,比如說地鐵、公交車都比較少,所以如果限行的天數太多了,這對我們的出行有一定影響。

            任先生家就住在北京東五環之外,由于小區附近公共交通不便,開車幾乎是他唯一的出行方式。而就在過去的幾天,因為一場嚴重的霧霾,他和幾百萬北京車主一樣,經歷了首個紅色預警之下的單雙號限行。

            另一個問題也隨之而來:給車主出行帶來不便的限行,真的使霧霾得到控制了嗎?車主限行之,會在治霾中有嗎?謝寧嘉的疑問可能會獲得很多人的共鳴,他說:這兩天已經限行了很多車,但還是有污染,還有很大霧霾。所以我們私底下就覺得,都不知機動車的尾氣,特別是私家車的尾氣對霧霾有多大的貢獻。

            白說

            這次紅色預警中,關于機動車單雙號限行是特別引人關注的。第一次紅色預警像一場大考試,出了很多的題,以后還得慢慢地解。但另一個關鍵是,限了機動車,起到的作用又有多大呢?

            PM2.5密切相關的氮氧化物

            減排13%

            1210日中午12時,北京市霧霾紅色預警解除,隨著冷空氣的到來,周四的北京街頭再現藍天。而對于付出單雙號限行等代價的市民來說,紅色預警措施尤其是機動車限行到底起到了怎樣的效果,無疑是他們最為關注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本周四下午,北京市環保局公布了紅色預警的初步評估結果,稱減排措施將北京的日平均污染水平拉低了一個等級,由空氣六級嚴重污染降低到了五級重度污染水平。

            在各種減排措施中,北京市環境保護監測中心大氣室高級工程師孫峰認為,機動車單雙號限行發揮了較為突出的作用。

            128號限行開始后,平均車速尤其是早高峰車速相比7號明顯提高,與PM2.5密切相關的機動車氮氧化物的排放量因此減少了。

            氮氧化物排放整體下降,這個結論也得到中科院大氣物理研究所研究員王躍思的認同。我們把王躍思搜集到的數據做了如下圖示。

            我們將8號限行前后的兩個時間段進行比較發現,限行后隨著車速提高,一氧化氮排放比限行前減少了24%。

            汽車走起來的時候排放的二氧化氮多。而汽車都堵在路上,一氧化氮排的多。所以這次限行的一個最大優勢就能看出來,一氧化氮的幅度下降最大,達24%,也就是說,我們的機動車不堵了,總量也因此排放得少了。王躍思解釋道。

            根據王躍思的研究,氮氧化物排放的減少,導致空氣中硝酸鹽、硫酸鹽的大幅減少,而這兩種危害人體健康的物質恰恰就是PM2.5細顆粒物的重要組成部分。

            跟同樣氣象條件相比

            下降了14.6%

            王躍思說:一旦汽車開過去,你沒看見它有什么污染。但是最重要的,汽車排放的氮氧化物,包括它排放的一些氨氣,都會轉化成粒子,二次粒子。汽車總體氮氧化物下降了,PM2.5中的硫酸鹽、硝酸鹽都下降了。硝酸鹽下降最多,下降了70%,硫酸鹽下降了60%。跟同樣氣象條件下比, PM2.5下降了14.6%。PM10值也下降大約是14%。

            11月底北京曾發生過一次嚴重霧霾天氣,王躍思選擇1128日作為參照對象,因為這一天與本次紅色預警的第一天128日的氣象條件和發展階段都十分接近。

            PM10數值的相對下降,可以說這稱得上是本次紅色預警的最重要成果。

            可是,為什么還有很多霾?

            但與PM2.5PM10的顯著下降相比,顆粒更小的PM1降幅只有3.2%。

            王躍思認為這可能是能見度并未明顯改善的原因:“PM1是什么?對能見度影響最大的這部分更小的顆粒物。這次污染的PM1變化不大,所以我們紅色預警也沒看到濃見度有多大好轉。

            而在這次紅色預警過程中,與公眾馬上見藍天、空氣質量迅速好轉的期待不同,預警第二天9號的空氣質量進一步惡化,達到了本次霧霾的峰值,部分地區甚至出現爆表現象。對此,王躍思和孫峰都認為,短時間減排措施不可能根本扭轉污染物累積的趨勢,紅色預警的作用可能主要體現在控制霧霾加重的速度。

            孫峰認為,這種污染控制措施,第一時間就會得到大幅度的改善不太現實,因為其他方面的條件它本身就是種污染了,而且其他方面的條件還在進一步惡化。王躍思說:紅色預警最大的作用,就是把最高值往下降。你把霧霾從500下降到400,或者降到300,但老百姓什么感覺都沒有。這個污染的控制源頭減霾不是說停幾輛車,或者是停幾個工廠就能做到的。

            白說

            弄明白霧霾形成的主要原因,以便知己知彼,仗也好打?勺屓丝扌Σ坏玫氖歉鞣N說法不統一,不僅沒讓人弄清楚原因,反而成了更大的糊涂賬。這邊有人說,主要是機動車尾氣,那邊馬上發布新說法是供暖燃煤質量差,還有天然防護林把風給攔住了等等說法,到底哪一個更靠譜?哪一個部門或機構公布的更靠譜呢?

            王躍思:

            單雙號限行不可作為常態

            會刺激有車族買第二輛車

            2012年開始,王躍思的團隊就在試圖找到灰霾形成的機制,并進而為控制灰霾污染提供科學可行的技術。而在此次北京紅色預警中,王躍思和自己的團隊所監測到的數據,也證實霧霾的成分中,由機動車導致的部分相對比例和絕對數值,與11月底的那次重霧霾相比,都出現了大幅下降。

            周四,北京市環保局在評估此次紅色預警措施的初步效果時認為,機動車直接排放水平的降低減少了向PM2.5的二次轉化,對抑制污染程度進一步加重起到了積極作用。

            顯然,無論從科學的數據分析還是應急措施的成效總結,機動車限行都帶出了一種切中要害的味道,這也難怪同樣在霧霾封城的河北,限行早已成了一項必要手段。

            本周,河北多達12地市啟動了重污染預警,但招致輿論抨擊的是,其中廊坊、保定和衡水三市,僅僅在啟動橙色II級預警時,就限定機動車按單雙號出行。而根據河北省2014年底發布的《重污染天氣應急預案》規定,這是只有在紅色1級預警時才能對機動車采取的限制措施。

            對于機動車限行問題,王躍思談到:為什么要限機動車的出行量?因為出行量限制起來比較容易,比較好操作,但是我本人認為它不是解決我們霧霾長期污染的一個方向。業務部門也好、政府部門也好,一定不要把單雙號限行導向為一種常態,這是不可取的。

            如果一旦將單雙號限行變成一種常態,王躍思認為:很多有車族就會想了,我是不是再買一輛車,我有錢買一輛好的,沒有錢就買一輛二手的,這樣污染物就會變得更多了。而且我們再采取紅色預警,再實行單雙號限行措施時,就沒有作用了。

            盡管在王躍思掌握的數據中,北京市機動車在重霧霾時的貢獻率能夠達到50%左右,他也建議公眾在重污染天氣盡量少開車,因為這畢竟關系到每個人自身的呼吸安全。但他同時也強調,頻繁使用單雙號限行,只會加速汽車保有量的提升,而真正降低機動車的排放污染,車輛出行并不是問題的最核心。

            車、油、路

            油的品質當反思

            王躍思認為,改進油品質量是更根本的措施。

            他說:車油路,油是基礎,第二要解決路的疏通問題,第三才是車。汽油中我們的烯烴含量很高,太高了,外國發達國家可能規定是15%,我們國家是30%;多環芳烴方面,發達國家規定20%以下、15%以下,我們國家是30%;發達國家汽油中60%70%是飽和烷烴,我們國家只是30%多。我們國家的油品質量從標準上應該改進。

            首次啟動紅色預警的北京,在多方的努力和冷空氣的助力下,迅速走出了重霧霾,但在簡短享受兩天的陽光后,又再度陷入重圍。

            顯然,付出了巨大社會成本的一次紅色預警,終歸也只是一次應急措施,而這樣的應急措施出現的次數,或許也在驗證著霧霾治理的成效。

            王躍思說:別指望發紅色預警,明天空氣質量會變成優和良了,那是不可能的。紅色預警污染物下降了多少,起沒起作用,我覺得這是一個方面。最重要的一個方面,是讓大家痛定思痛,想想今后我們的污染怎么治理,我們的日子怎么過。我們這方面欠賬太多了,我們都已經過飽和不知道多少倍,你想僅僅做點什么單雙號就能解決問題,那是解決不了的,現在離我們那個預值,還差得遠呢。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2014 中勘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  |  公司地址:河北省石家莊市聯盟路707號中化大廈16層
            服務熱線: 0311-85866015 / 85866016  |  郵箱:zhongkanyouqi@163.com   |  技術支持:新鑰匙建站  |  后臺登陸
            備案號:冀ICP備14011267號-1
            国内国产综合精品,国内黄色免费,国内黄色视频,国内激情网站,国内精精免费视频